返回

上赶着不是买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节阅读_2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4)页
    光就扇了过去。
    钱多被打的呆了下,随即很不在乎的撇嘴说:“打是亲骂是爱,实在不行拿脚踹,来踹我吧。”
    张宁实在没心情跟他胡扯,就搭理了脸问他,“你不觉着丢脸嘛?”
    其实问也是白问,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,人家钱多根本不在乎。
    张宁无奈的说:“要不我给你写作业吧,你放过我好不好?”
    钱多一副受到伤害的表情,“我喜欢你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。”话锋一转,“不过你要想给我写作业,我也不反对。”
    张宁无话可说,他站起来抬步要走,钱多跟在他后面。
    张宁其实是想去厕所解手,现在好了,后面跟个钱多,闹的张宁也不想去了。
    张宁围着学校绕了圈,走到哪都是无数双眼睛在盯着看,张宁实在憋不住了,跑操场的厕所里方便。
    操场的厕所最是简陋,一进去就是一排的小便池,味冲还脏。
    张宁解开裤子,钱多站在旁边眼珠都不眨的旁观。
    张宁面红耳赤,断断续续的撒了尿。
    钱多一脸担忧的说:“你不会是肾虚吧,尿的太没劲了,你看看我的。”说着就要解裤子。
    张宁吓的跟兔子似的,嗖一下就跃出了厕所。
    钱多被他逗的哈哈大笑。
    张宁从那时候起,就一直觉着钱多是在拿自己开涮。
    幸好寒假很快就来了,中间张宁被骚扰过几次,钱多给他买了双手套又给买了几双厚袜子,张宁死活没要。
    张宁现在是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,学了个扑克脸,跟谁都是爱搭不理的。
    周围的人开始奇怪了,因为钱多变态是变态点,但平时最多就是占人点便宜,摸个屁股什么的,照现在这个意思看,钱多不会是真喜欢上张宁了吧,不然都半学期了,怎么还不消停?
    大家本来调侃的目光,现在看在张宁身上成了玩味,据宿舍老三见多识广的哥说,还真有男的喜欢男的。
    宿舍老大吓了一跳,“俩男的怎么做啊?”
    老三扫过张宁清秀的侧脸,暗吞下吐沫,在老大耳边耳语了两句,吓的老大一愣一愣的。
    老三意犹未尽的说:“再怎么弄,俩男的反正也生不了孩子,我哥说做这个的都是流氓罪,抓住要判刑的。”
    俩人边说边看张宁,张宁浑身不自在,就跟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。
    老三还在说着:“前段时间严打,咱们这儿就进去俩,在厕所里被抓着的,有个还是有老婆孩子的,你说丢人不丢人?”
    张宁匆忙从宿舍里跑出去,迎面碰上要找他的钱多。
    钱多这段时间没事就找他玩,张宁是轰也轰不跑,宿舍其他人开始是当笑话看,不当回事,到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。
    钱多喜欢摸男人屁股不假,但自从跟张宁腻着起,就跟个正常人一样,谁的都不摸了,就是偶尔对着张宁发呆,跟个花痴似的,有人没人的就敢问“你喜欢我不?”
    张宁每次都绷着脸说:“你脑子进水了?”
    钱多就一脸陶
第(1/4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