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上赶着不是买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节阅读_4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4)页
    走了。
    张宁看的是目瞪口呆,再看看病床上的钱多。
    平生第一次,张宁觉着钱多是怪可怜的,也是第一次终于没有厌恶的躲开钱多伸过来的手。
    钱多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,小声的谢着张宁。
    张宁看不下去了,转过头去,心底某个地方被小小的针头碰触着,微微的疼了那么一下。
    之后有半个月张宁没再看见钱多。
    钱多就好像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一样,最初是很轻松的感觉,到后来,张宁也说不上是为什么,渐渐有了点失落。
    水杯里的水冷了起来,鞋垫也不总是暖和的了,张宁坐在食堂里啃着馒头,吃着白菜,乱糟糟的食堂里,再也不会有嘀嘀咕咕的在他对面唠叨。
    张宁不是个会跟人深交的人,从小到大,他都只为自己活着,跟人交往是要花费时间精力的,对他来说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学两道题来的实际。
    钱多康复后,再来上学的时候,张宁也没不一样的表示。
    钱多看起来倒是瘦了,下巴尖尖的,眼睛都突出来一样,钱多以前很爱笑的,不知道为什么出院后也不爱笑了,不过还是习惯的跟在张宁身后。
    张宁对钱多依旧是爱搭不理的,只是说话的时候不再那么难听了。
    钱多还给张宁说了手术的事,说那个手术虽然打了麻药可还是很疼,睡的床也不能有太软的垫子,搁的也疼。
    张宁不是很在意的听着,难得的给钱多杯子里倒了点热水。
    钱多胆子也逐渐大起来,有次趁没人的时候对张宁说:“我知道你讨厌我?”
    张宁肯定的点头说“恩”。
    钱多多少有点受伤:“你到底不喜欢我哪,你告诉我,我一定改。”
    张宁不客气的瞥他一眼说:“你改不了了,你天生就让人讨厌。”
    钱多被伤的很厉害,他是真心诚意说的。
    张宁喝了口热水,水是钱多刚打来的,他喝的口大了点,把嘴给烫了,张宁吃疼的张大嘴巴,忙着哈气。
    钱多一看不好,就赶紧着帮张宁扇风。
    结果某人路过的时候,很偶然的看到了,因为角度的原因,看到眼里的就变成了,俩男的亲嘴。
    别说俩男的啃一起了,就是一男一女在这个学校也是光速传播。
    最后的结果是连张宁的班主任都惊动了,语重心长的对张宁说:“老师知道你是好学生,学习认真刻苦努力,有的时候虽然会被迷惑,但总能把握自己,对吗?”
    张宁起初并不知道怎么回事,还一头雾水的跟老师说自己会努力学习考大学的。
    结果有次回宿舍,还没进门,就听见宿舍里有人大声的嚷嚷。
    “不可能,张宁不是那种人,准是谣言。”
    张宁在门外就是一愣,接着听见宿舍老大含混的说:“我觉着吧,钱多不可能啥好处都没得着就那么伺候着张宁,你想啊,那个钱多对张宁已经不是一个贱字就能描述的了,而且吧,我一直觉得张宁那小子心思挺重的,象个出奇不意的主。”
    忙有人附和着:“我看
第(1/4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