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上赶着不是买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节阅读_10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4)页
    张宁半夜起来跟钱多换了位置。
    一大早起来,就是搬水泥,张宁干活的时候话不多,但学的很快,再加上他个子高,工头很喜欢他,钱多也很机灵,俩人干活都是实在人,很快带他们的人就觉着俩人不错。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工地的活很多,从早忙到晚,渐渐的俩人就有点支撑不住了,最主要的是工地还不安全,这里的人不是谁都戴安全帽的,就工头一个人戴着,钱多胆战心惊的看着那些不稳的砖头害怕,楼道里到处都是铁棍砖头,房间一个个要弄好的时候,他们陆续暂住到了那些房子里。
    电是一层一层接通的。
    钱多的手磨出了泡,张宁掐着他的手,给他一个个挑开,疼的钱多直掉眼泪。
    身边一个老师傅在那帮忙看着,时不时的递过打火机,让张宁把针头在上面烤烤再扎,钱多疼的直骂街。
    张宁是真下的去手啊,三下两下就给挑破了。
    把里面的浓都挤出来,直到泛了血丝,张宁才停手。
    十指连心,疼的钱多什么都不想干,吃饭都没有胃口。
    就这样钱多第二天忍着痛还要干活。
    他们这个地方休息一天扣三天的钱。
    幸好张宁能帮就帮一把,中午吃饭的时候,钱多卷曲在一个角落里,远远看着张宁。
    张宁拿了个夸张的盆,那个盆跟脸盘似的,在那胡噜胡噜吃面条。
    风吹在张宁的脸上,原本清秀白皙的脸孔,现在变的又粗又黑,张宁唯一没变的是他的眼神。
    以前钱多就觉着张宁这个人看上去很忧郁,最近活那么累,两个人基本没好好说过话。
    钱多心疼的走过去,想要伸手摸摸张宁,被张宁一个眼神制止。
    钱多搭拉着脑袋说:“你手没事吧,我手还疼着呢。”
    张宁恩了声,放下吃饭的盆,拿起钱多的手仔细看了看。
    看的钱多脸都红了。
    张宁才放下,叮嘱着:“别碰水。”
    钱多点点头,小声问张宁:“你想什么呢?”
    张宁闷闷的说:“我在想城里人都是怎么挣钱的……”
    钱多有点不明白的看着张宁。
    张宁摸摸钱多的头发,也不说什么。
    钱多就说:“我不管你想啥,反正你干什么我干什么,我就一直跟着你。”
    张宁拿起饭盆,挑了面条,塞到钱多嘴里,笑着说:“吃你的吧,那么多废话。”
    第 17 章
    第一次拿了工钱,钱多有点款的感觉,吃了晚饭,趁着天刚朦朦黑,跟着工友出去逛了逛。
    五光十色的大城市,钱多张宁是那夜才真正见识到的。
    钱多他们所在的地方,是一个政府大力开发的科技园区内,到处都是拆拆建建的楼房,马路很宽敞,路灯很亮,一路走下去行人却并不多。
    再往里走,才逐渐热闹起来。
    渐渐看见很多漂亮的彩灯,那些彩灯显然比路灯好看了不是一星半点,看的钱多都呆了。
    跟钱多年龄相仿的霍老五跑上来说:“这都是附近有钱人玩的
第(1/4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