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上赶着不是买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节阅读_30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第(1/4)页
    。
    可钱多顾不上那些了,刚才只想着跑了,现在停下才感觉到脚上的疼意,等张宁一松开,钱多就作势要弯腰去看。
    张宁也察觉出来,就听钱多唉的叫了声。张宁已经冷静下来,关切的问钱多怎么了。
    钱多金鸡独立的站在那,眼泪都要疼出来。
    张宁发现情况不对,也猛的想起钱多的指甲来,忙搀钱多到车那,让他坐在车内,把脚伸出来,张宁半蹲着帮钱多脱下鞋子,一看那个惨状,张宁就呆了,钱多原本就不牢靠的指甲掉下来一半,还在连接的一半也露出红色的血肉。
    张宁就跟当胸被人打了一拳似的,疼的闭了闭眼睛,他赶紧开车拉钱多去医院。
    钱多又气又疼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抱怨着:“你急屁啊急,你那么激动干嘛?”
    张宁眼看着路况,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:“我忍不住了。”
    钱多呲牙咧嘴的看着自己的脚指头,疼的还真他妈够劲,张宁的话是怎么听怎么不顺耳,忍不住讥讽着:“你丫不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,怎么跟老母鸡似的,挪个窝还不下蛋了?”
    张宁扭头看他一眼,闭口并不说话。
    钱多深吸口气,也没话好说了。
    快到医院的时候,张宁拨了个电话,钱多听他说了句什么着急之类的话就挂了,也不知道是在急什么,结果到了医院,张宁也没挂号就直接半架着钱多上了二楼,有个花白头发的医生似乎认识张宁,见面后就特热情的招待他们,低头看了看钱多的情况,没一会又叫来了个稍微年轻点的医生,中间还被搀扶着去拍了个片,被一圈的医生护士包围着,弄的钱多都紧张起来,一个劲的直问:“我这个脚还能用吧?”
    张宁低声说:“没大事。”还安慰般的摸了下钱多的头发。
    把钱多恶心的够呛。年轻点的那个医生建议把剩下的一半的指甲也弄下来,说是怕影响指甲以后的生长。
    钱多想着索性来个痛快的,就点头答应了,可他没想到弄那个会那么疼,虽然开始拔的时候打了麻药,可那个局部麻醉毕竟顶不了多大的事,也就拔完没一会就被疼开了,钱多疼的脑门都是汗。
    张宁一直握着钱多的手,钱多也一直紧张的忘记甩开了。
    张宁弯腰心疼的看着钱多,小声问他,要不要吃止疼药。
    钱多咬牙摇了摇头。张宁轻声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样的说:“那个时候在工地,你的脚长了泡,也是这样……”
    钱多赶紧悄悄抽回自己的手,装没听见。
    等都弄好了,张宁问钱多带身份证没,钱多以为是办医院的手续,就忙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,抽出自己的身份证,递给一个护士,没一会护士办回来了,除了身份证还有个什么医疗卡也一并交给了钱多。
    钱多觉着那个卡大概是病例本啥的东西,也没多在意就收下了。
    张宁搀着他出去的时候,那个年老的医生还亲自送到医院门口,钱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好像听见有个护士喊了那人一句副院长。
    钱多上车后好奇的问张宁,“你常来
第(1/4)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